English
这三大城市,或将成为中国智慧城市未来的模样
来源:智博会 时间:2019-09-24

   如果从上帝视角看,互联网是一个喧嚣的世界,数十亿的人节点,通过无数看不见的数据链,交互着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信息丰富而多彩,充满着创意和活力、欢乐和哀愁。但在这之下,还有一张更加庞大的暗网。数十亿节点都是没有生命的设备,一丝不苟的传递着数据,冷冷的执行着各种命令,这个无声而古板的网络,不断的把物理世界的信息转成数字放进虚拟世界,把虚拟世界的指令变成物理世界真实的动作,它让共享单车、无人驾驶、扫码零售等等智慧应用成为了可能。它,就是物联网,未来自动化世界的基石。
  而在当前,国内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速使得城市人口数量不断增加,在城市建设中也遇到了诸多挑战,如城市管理效率低下、交通拥堵、城市应急系统建设不完善、环境监测措施不到位等等。物联网作为底层通用共性技术,使得智慧城市的建设目标得以实现。

智慧城市参与者有哪些?

▼▼ 

对各地的智慧城市建设者而言,在众多参与方中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非常关键。比较典型的参与方可以分为五类:   

1. 大的云平台提供商,希望通过为城市提供云平台,掌握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资源即城市数据资源,锁定服务关系,其看重的是城市商业价值。  

2. 设备供应商,如服务器生产商、网络设备生产商、监控设备生产商或综合设备供应商等,从原来的被动供货,到通过向政府提供围绕自身产品的顶层设计或综合解决方案介入智慧城市,以实现对设备设施的相对掌控,发力于信息基础设施。   

3. 掌握海量用户入口的互联网巨头,通过入口资源优势,进一步深吸城市数据资源,以实现相对垄断的服务优势,突出社交与联接。

4. 四是金融类综合服务企业,试图通过接管城市门户,为自己庞大的资源寻找到客户入口,以利快速实现其自身资源激活,表现为看似综合其实空泛。

5. 五是综合性集成服务企业,没有特定的业务企图,具有服务城市的综合能力,希望通过系统的持续服务与城市共成长,非常务实但常常没有明显的吸引眼球点。



智慧城市建设者中有哪些代表性的国家队?

▼▼

目前数字中国建设蓬勃兴起,社会信息化建设要求越来越高,系统建设也越来越复杂,市场迫切需要全专业、本地服务全覆盖的公司。在大家习以为常的各类通信、互联网以及移动电子商务背后,国内能够提供全面技术服务的企业不多,大家熟知的有两个:中国铁塔和中国通信服务集团,两者的共同点是股东都是三大运营商,并且是都有自己的“物联网平台”,形成“一级平台、集中管理、属地维护”的运维作业体系,实现对智能设备的“可视、可管、可控”。   

中国铁塔:其设备管理平台主要满足自身业务,没有对外开放。中国铁塔手上最好的牌就是庞大的站址资源,在跨行业站址应用与信息服务中,中国铁塔可以面向不同行业的客户提供包括基础设施、维修、电力服务在内的站址资源服务。中国铁塔的设想虽然美好,但是这块业务直到2016年才逐渐开启,并且发展的起色不大。其大客户仍然是三大运营商,从业务结构来看,中国铁塔的聆讯后资料集显示,塔类业务占据了97.7%的业务份额且以宏站居多,跨行业站址与信息业务份额只有0.2%,业务结构相当单一。未来通过融合5G基站和路灯杆,若再加上充电桩、监控、温度感知、环境监测、地震监测多功能,能够达到减少政府重复建设、美化城市环境的目的。未来共享社会塔大规模爆发,中国铁塔将有机会在智慧城市领域大展身手。   

中国通信服务集团:中国通服提供的技术服务,涵盖了网络设计、施工、监理、运行维护等全过程,这些正是建设智慧社会的信息基础。和中国铁塔一样,随着运营商市场的萎缩,中国通信服务近几年也在积极的谋求转型,提出了“智慧社会建造师”的口号。从通信行业的“老本行”向外部市场转型,中国通服手里比较好的牌有ICT领域全专业技术能力、完善的服务体系、遍布全国各省市县的本地化服务以及人才与资金实力。相比铁塔而言,中国通信服务的转型步伐更快,基于自身业务推出了自主研发的物联网平台——CCS开放物联网平台,这个平台对外部合作伙伴开放,基于该物联网平台,中国通信服务推出了一系列智慧产品,极大的丰富了其下游产业生态。

有哪些优秀的智慧城市,案例值得了解一番?

▼▼  

 “智慧南京”项目:该项目已成为国内智慧城市标杆,被社会各界广泛赞誉,也是中国通信服务智慧城市落地的一个典型案例,智慧南京项目做到了几个第一:第一个特大型智慧城市运营管理平台、第一套智慧城市建设运营管理指标体系、开发第一套集资源融合、协同管理、聚合应用为一体的软件模型。构建第一套以空间、时序、密度为一体化线索的智慧城市数据仓库。“智慧南京”实现了资源共享,在城市管理和民生服务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以南京市实名制“市民卡”为数据来源,为社区及人口基础信息提供数据共享;以 “车辆智能卡”为载体,整合公安“320”、交通指挥、环保限行、运输管理等数据,统一技术标准,实现统一平台的“资源共享、业务协同”,日均采集数据约1000万条。         杭州城市大脑:杭州堪称全球移动支付普及程度最高的城市,基本上一部手机就可以解决所有日常生活的相关需求。各类无人零售店,无人超市,无人餐厅,无现金看病,银联闪付过闸等新业态新生活新消费无处不在;截至目前,杭州市民通过支付宝城市服务,就可以享受政务、车主、医疗等领域60多项便民服务。杭州在“移动智慧城市”的建设方面,实际上已走在世界前列。去年杭州城市大脑V1.0平台试点投入使用,在杭州,各大路口安装有上万个交通摄像头,实时记录着路况信息。依靠城市大脑的视觉处理能力,这些交通图像视频可以交给机器识别,准确率在98%以上。一旦出现事故,城市大脑中枢便能找出最优的疏导路线,同时为救援车辆一路打开绿灯,为抢救生命赢得时间。  

 “智慧贵阳”:2013年起,贵州省贵阳市率先把握大数据发展机遇,将大数据产业视为经济“弯道超车”的重要砝码,成为了中国大数据产业创新试验区。    贵阳大数据产业发展主要是着力实施四项工程:一是实施“强基工程”,打造西部区域通信枢纽。贵阳市将力争列入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申建“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城市”项目,打造“无线宽带城市”。二是实施“筑云工程”,形成大数据云服务产业集群。三是实施“智端工程”,打造智能终端产业集群。四是实施“掘金工程”,培育大数据应用市场。贵阳市实施“智慧贵阳”、“政务大数据开放”、“工业大数据智造”、“民生大数据分析利用”等项目,统筹推进智慧城管、智慧旅游、智慧交通、智慧环保、市民一卡通、物联网应用示范等智慧城市项目建设,加快公共服务领域的信息开放与共享。

智慧城市作为现代化城市运行和治理的一种新模式与新理念,建立在完备的网络通信基础设施、海量的数据资源、多领域业务流程整合等信息化和数字化建设的基础上,是现代化城市发展进程的必然阶段。将物联网技术不断深入到智慧城市建设的各个层面中,汇聚人的智慧,赋予物以智能,使汇聚智慧的人和具备智能的物互存互动、互补互促,以实现经济社会活动最优化的智慧城市发展新模式和新形态。

来源:大数据时代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