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智慧城市建設理念與路線
来源:智博会 时间:2019-08-29

為何要“智慧”{Why}?

一、粗放所致的挑戰

    增加資本、勞動力、資源等生產要素的投入量來增加總產出,以資源的消耗換取經濟財富的新增,是粗放型經濟增長的本質,它與社會經濟發展水平較低的階段相適應,把經濟增長的總量視為社會經濟發展成功與否的唯一標尺,在工業化進程中長期居於支配地位。不可否認,粗放型工業發展鑄就了人類物質生產水平和物質財富規模的雙重輝煌,我國改革開放短短35年於2013年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城鎮化水平由1977年底的17.6%提升至2013年底的53.73%(每年平均增速超過1%)就是最佳佐證。

    然而,粗放型工業文明與城鎮化過度強調外延與擴大,高投入低產出帶來效率低、質量差、資源浪費,工業化大生產過度開採自然資源導致資源匱乏與生態失衡,城鎮快速擴展造成交通擁堵、能源緊張、空氣污染、水體污染、水資源短缺、垃圾圍城、土地污染、噪聲污染、用地矛盾等“城市病”、以及隱患更深的社會貧富過於不均。粗放型工業與城鎮化發展所放射出的經濟增長、社會繁榮光芒遮蔽了資源無度利用、城市肆意擴展所付出的代價,但隨著人口紅利的退卻,光芒已漸消散,代價終究要補償。不可持續的工業文明需要向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後工業文明轉型,片面注重追求城市規模擴大、空間擴張的傳統城鎮化要向城鄉統籌、城鄉一體、產城互動、節約集約、生態宜居、和諧發展的新型城鎮化轉變,兩大進程高度交織,使得我國發展機會巨大、同時,挑戰巨大。

二、善治應對挑戰

    與粗放相對的是集約,與外延擴大對應的是內涵提升。集約是形式與途徑,內涵提升則是目標追求。在十八屆四中全會上,“善治”這個政治學術語首次被使用於中央全會層次文件,體現了黨中央在治國理政目標追求上超越經濟發展的內涵提升。善治即良好的治理,是使公共利益最大化的社會管理過程。從其後開始並持續至今的大部製改革、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等中央舉措不難看出,全面深化改革是推進中國社會走向善治的必由之路,我們的國家正在謀求從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兩方面向善治推進。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是從體制上進行改革,建立有限的政府,讓市場和社會發揮更大的作用,建立有效的政府,為人民群眾提供更滿意的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在改革基礎上的提升政府能力建設,借助現代科技提高效率,增加治理科學性,以提高資源利用效率和優化生態環境為導向,向“集約型”和“內涵式”模式轉變。

三、城市善治需要“智慧”

    善治的理念目標具體到城市層面就是新型城鎮化的建設。2012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新型城鎮化的“八字方針”:集約、綠色、智能、低碳。李克強總理在2015年3月5日全國人大所作的報告上提出“互聯網+”行動計劃,並強調要發展“智慧城市”,保護和傳承歷史、地域文化。2016年2月,在國務院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電視電話會議的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新型城鎮化建設的五大理念:要堅持以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為引領,以人的城鎮化為核心,更加註重提高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更加註重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更加註重環境宜居和歷史文脈傳承,更加註重提升人民群眾獲得感和幸福感。要遵循科學規律,加強頂層設計,統籌推進相關配套改革,鼓勵各地因地制宜、突出特色、大膽創新,積極引導社會資本參與,促進中國特色新型城鎮化持續健康發展。

    中央一系列關於新型城鎮化的規劃與戰略都指向一個公共服務便捷化、城市管理精細化、生活環境宜居化、基礎設施智能化、網絡安全長效化的建設目標。在此背景下,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中將智慧城市正式引入國家層面的規劃,通過智慧城市建設來破解城市發展難題、實現城市善治成為了必經之路。

何為"智慧"(What)

一、定義:全面感知、信息共享、智能解題

    智慧城市是運用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空間地理信息集成等新一代信息技術,促進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和服務智慧化的新模式。即運用信息和通信技術手段感測、分析、整合城市運行核心系統的各項關鍵信息,從而對包括民生、環保、公共安全、城市服務、工商業活動在內的各種需求做出智能響應。其實質是利用先進的信息技術,通過信息共享、系統共生消除部門“信息孤島”和利益壁壘,實現城市智慧式管理和運行,進而為城市中的人創造更美好的生活,促進城市的和諧、可持續成長。

二、內涵:SMARTER

    “智慧城市”建設要“智”和“慧”協同、融合發展,充分運用一系列先進ICT手段提高城市產品服務的“智”,以創造優質生態、人文、科技及融資環境,增進城市人的“慧”。其內涵可從以下7個方面進行理解:



如何"智慧"(HOW)

一、避開誤區:頂層設計先行

    在以往的城市或政府信息化建設中,由於缺少頂層設計的總體規劃和指導,造成政府、城市的信息化在電子政務、數字城管領域進行不斷重複建設,體制條塊分割和政府業務部門普遍存在的封閉意識又進一步加劇了信息孤島局面。智慧城市的建設應從頂層設計出發。智慧城市頂層設計是針對智慧城市建設,從全局的視角和公眾利益出發,進行總體架構的設計,對整個架構的各個方面、各個層次、各種參與方、各種正面促進因素和負面限制因素進行統籌考慮和設計。

    智慧城市的頂層設計應立足於智慧城市發展主體(即政府),針對城市運行的信息交換與分析需求、運營效率與安全需求、以及城市綜合競爭力需求,發揮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空間地理信息技術等ICT技術的基礎用,面向大眾與企業,進行以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和核心公共平台為主的建設,明確自身“公共產品提供者”的定位,引導建立智慧城市信息化彈性架構,為市場化企業留足創新空間,激發市場自組織對城市效益的促進作用。



二、穩步豐富:分階段建設

    智慧城市的建設無法一蹴而就,而是一個伴隨新型城鎮化不斷漸進的過程。目前正在編制中的國家標準《智慧城市技術參考模型》提煉了智慧城市技術參考模型。該模型從城市信息化整體建設考慮,以ICT技術為視角,提出了所需要具備的五個層次要素和三個支撐體系。



    上述三階段為智慧城市建設的理論路線,在階段建設過程中同步進行安全保障、建設管理、運維管理三個支撐體系的搭建,已在部分城市(深圳特區、重慶兩江新區、南京河西新區和郴州經濟開發區)的建設中得到實踐。其中,公共信息平台的建設最為關鍵。

來源:漠河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