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智慧城市建设存在桎梏 哪些失败案例值得反思?
来源:智博会 时间:2019-08-08

    近年来,我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暴露许多问题,如“大城市群”战略导致资源过分集中,而超大规模城市本身运行效率逐渐低下:就业、医疗、上学、交通、供水、供电等问题都越发突出。面临此种境地,“建设智慧城市”的口号声愈发响亮,但实践告诉我们,智慧城市并非万灵药,今天,我们就来审视一些智慧城市失败项目,以汲取经验教训,鉴知往来。


中国:武汉1.75亿元智慧城市项目烂尾

2013年12月5日,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与微软及其授权的华胜天成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商定的方案内容中包括智慧城市项目合作。三年后,武汉智慧生态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慧生态”)委托单位住建部城乡规划管理中心对该智慧城市项目进行评估,所出具的相关报告认为,“微软提供的智慧城市规划设计及配置方案的完整性、合理性、安全性、兼容性都存在较大问题”。智慧生态愤而对微软及相关方提起诉讼。

2019年7月8日,法院判决宣告智慧生态败诉,驳回其诉讼请求,同时宣告了这项投入达1.75 亿元的智慧城市项目烂尾。对于微软“头胎”的失败,有关专家认为,微软作为国际知名科技巨头,在如此关键的项目中折戟,是因为大量费用花在购买IT软件、IT集成和云服务上,对于业务规划、集成和运营方面的费用考虑不足,并且微软对现阶段蕴含浓厚中国特色的政府业务领域不够了解,做出的东西明显“水土不服”,最后只能沦为空中楼阁。

韩国:松岛沦为“智能鬼城”

在距离首尔40公里的地方,韩国从头设计建造了一座崭新的智能化城市——松岛。该项目于2002年启动,原本计划在2015年开始全面运营,但在两次计划延迟后,运营时间被定到2022年。松岛居民自嘲生活在“一座废弃的监狱”里,外界也将其称之为“切尔诺贝利式的鬼城”。

究其原因,在于以高科技建设的松岛生活成本过于昂贵,近乎是一堆新技术的堆砌,远超城市居民的承受能力,虽然这里拥有完备的智能化基础设施,却缺乏颇为重要的智慧公民和智慧社会,也不够重视城市居民的情感与体验。

美国:谷歌智慧城市遭遇困局

美国是智慧城市发展的先驱,一直以来,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Sidewalk Labs希望重新构想城市。

2017年,Sidewalk Labs宣布,将在多伦多市的滨水区开发的一个名为Quayside的新社区。然而,2018年10月,Sidewalk Labs负责人安·卡沃基恩正式辞职,并且公开撰文表示现有智慧城市模型是对人的监视,是一个智能的监控城市,不能保护公众隐私。谷歌则回应称,已经承诺通过设计来实现隐私原则,但是否需要其他参与Quayside项目的公司被要求这么做,这一问题不太可能很快解决。

不难发现,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谷歌的团队是否应该促使信托机构在源头上将数据“去识别”。部分隐私专家认为,现有的加密方法并不绝对可靠,谷歌的做法是“公然漠视居民对数据的担忧”。在尤为重视个人隐私的欧美,谷歌如果持续让公众对其失去信任,其智慧城市项目将难以为继。

新加坡:数据保护和业务创新之间尚未取得平衡

“弹丸之地”的新加坡凭借着科技产业、政府远见等因素,有望成为全球首个智慧国。如今,“电子政府“、”智慧城市“已成为新加坡治国精髓,是其引以为傲的名片。

2018年6月,新加坡SingHealth网络攻击事件引发关注。据悉,黑客窃取了150万患者的个人数据和16万人的门诊处方细节,其中包括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019年1月,负责调查该事件的高层领导小组发布的报告显示,没有专业的IT网络安全团队是导致这次最为严重的数据泄露事件的根本原因。

其实,在智慧城市建设初期,公众普遍缺乏个人信息保护意识和安全防护实践,政府应急能力也存在不足,导致信息安全所面临的问题变得更为复杂。由于城市大数据安全是重中之重,及时发现和修补安全漏洞十分必要。